朱世坤 | 从“打电话靠吼”到网络视频

印象黄陂2018-12-30 15:42:01

文 | 朱世坤(李家集)


在部队的28年间,我与家人的联系方式不断变化,从书信电报,到电话手机,再到网络视频,从中深刻体会到了改革开放给人们工作、学习、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。


图:网络


1982年金秋,带着童年的梦想,我应征入伍到辽宁省建昌县一个偏僻的军营服役。当时人们的通讯方式基本上是靠写信、发电报,很少有人能用上电话。“恋爱靠手(指写信)、送信靠走、看门靠狗、电话靠吼”是那个年代的真实写照。


图:网络


业余时间,我经常给家人写信,汇报工作和生活情况。父亲也经常回信,勉励我在部队“听首长的话,不要想家,好好干”。闲暇时,我还“偷偷”(其时部队规定战士不准谈恋爱)与女友鸿雁传书,开始是我写一封信,女友回一封,我再写一封,女友再回一封。


有时不等女友回信,我又急着写信,时间一长就分不清谁先写的谁后写的了,由于信的内容牛头不对马嘴,还闹出不少笑话和误会。


图:网络


除了写信,与家人联系的另外一种方式就是拍电报。那时发电报是按字收费,3分钱一个字。为了省钱,内容能简就简。记得有一年“五一”国际劳动节前,连长让我给他在北京工作的爱人发电报,说是5月1号带儿子小兵回北京探亲,我是这样给连长爱人发的:“五一带兵进京”。


这还得了,有人“五一”要带兵进京,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,竟敢带兵进京。事情重大,刻不容缓,邮电局扣押了电报并送到部队,结果连长被隔离审查,查来查去也没查出什么问题。


连长根正苗红,出身革命家庭,政治可靠,带兵有方,现实表现很好,是代发电报的人为了省钱才写成这个样的,原来是一场误会。呵呵,教训啊,可见不能省的字还是不能省,不能省的钱更不能省呀!


图:网络


1985年10月的一天,班长拿着一封“父病重速归”的加急电报对我说,经连队领导研究报团里批准,如电报内容属实,可给我10天事假回家探望父亲。


我知道,不是父亲病重,而是父亲思儿心切发的假电报。因为前几天同村的一生意人来沈阳推销产品,顺便来部队看望我时还说父亲身体很结实,于是我婉言谢绝了领导的好意。


图:网络


1986年春节前,超期服役的我终于有了探亲假,离开部队前,我提前3天给家里发了普通电报,请父亲到汉口火车站接我,一起到武昌看望伯父后再回老家。到汉口火车站后,左等右等仍不见父亲的身影,我只好搭乘汽车独自回了老家。那封电报在我回老家两天后邮电员才送到家,叫人哭笑不得。


那时候打电话不叫打电话,叫“挂电话”,部队最初用的是手摇电话,据手柄圈数确定号码,打电话需到连部去打,团部设总机,有话务员转接才能通话。后来有了盘式直播电话,要用食指呈弧形轨迹拨号。


因为信号不好,打电话时常要大声吼叫才能听清对方讲话,所以有“电话靠吼”之说。老家的电话设在大队部,有专人看管,总机在公社,要哪里需要通过总机的话务员转接。我是一小兵,父是一老农,那时想通过打电话与家人联系是难上加难。


图:网络


1989年10月,我由沈阳军区调到总后驻武汉的一个通信部队工作,这期间部队的通信条件得到了较大改善,从自动电话交换机,到程控电话交换机,再到后来的双音多频拨号机。


那时营级军官家里才能装电话,我虽然级别不够,因在通信连当指导员,近水楼台先得月,加上“工作需要”,部队就为我家里装上了军用电话机,号码是5位数,但均不具备市话、长途功能。虽然老家就在武汉近郊,但与家人的联系还是要靠坐汽车和请人捎信解决。


2000年,老家实施村村通电话工程,我闻讯后,拿出仅有的4000多元积蓄,为我部队的家和老家各安装了一部地方电话。从此,经常和家人保持热线联系,双方均免去了很多不必要的牵挂和麻烦。


图:网络


弹指一挥间,改革开放已30多年,许多旧的联系方式逐渐退出历史舞台。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写信了,那种按字计费的电报也早已被人遗忘,原来很时髦的“大哥大”已进博物馆,BP机也被市场无情淘汰。


手机越来越小,越变越薄,而且越来越普及,越来越时尚。网络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几乎一夜之间进入寻常百姓家。通过网络视频,即使远隔天涯,也如近在咫尺,互联网将“天涯”变成“比邻”。


图:网络


“联系才能发展,沟通才能进步”。通讯始终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,并不断改变着生活。


从鸿雁传书,到明信片的流行;从奢侈的“大哥大”,到手机的普及;从远古的“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”,到现在的“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”……通讯使世界变成一个地球村。


图:网络


如今,我们已经步入了高科技通讯时代,回想起通讯工具更新换代过程,真是感慨万千,可以说,通讯工具的变迁,是改革开放的一个缩影,见证了我国经济社会各个方面发生的巨大变化,使我真切地感悟到,改革开放伟大事业的不朽功绩!使我清晰地聆听到,伟大祖国从贫穷落后走向繁荣富强的划时代最强音!


本文作者朱世坤授权印象黄陂发布

关于作者  朱世坤,男,笔名筱珠、沈农,黄陂李家集人。幼年玩泥,少年放牛,青年读书,壮年当兵,中年从政。以书为伴,以文为友,以写为乐。


作者往期文字

朱世坤 | 话说舅舅

朱世坤 | 感悟父爱

朱世坤 | 好想儿时过端午

朱世坤 | 儿是娘的心头肉

朱世坤 | 清明时节忆外公

朱世坤 | 乡里妈 城里妈

朱世坤 | 春节回乡话扶贫

朱世坤 | 那狮  那龙  那些难忘的事哟

朱世坤 | 好想儿时的年味

朱世坤 | 最忆儿时年味浓

朱世坤 | 回乡看扶贫(五)

朱世坤 | 回乡看扶贫(四)

朱世坤 | 回乡看扶贫(三)

朱世坤 | 回乡看扶贫(二)

朱世坤 | 回乡看扶贫(一)

朱世坤 | 国庆是什么……

朱世坤 | 感谢老师

朱世坤 | 八月十五吃月饼


·END·

有风景  有味道  有故事

印象黄陂  品味黄陂

投稿 | 联络:23090806@qq.com

掌柜微信 | QQ同号:23090806

Copyright © 温县电话机虚拟社区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