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访|dsl收藏机构10周年——虚拟博物馆与全球共享收藏

ARTPLUS2018-10-29 19:46:59

法国收藏家多米尼克和西尔万·勒维(Dominique 、Sylvain Levy)。图片版权:dslcollection。

Collecting一词,源自拉丁语的colligere。其字面意思,是指收集到一块,但其又隐含甚多语义上的微妙区别。Colligere不单单是依靠挑选,或把东西带到一块,以此来积累物品。它还暗示已准备充分,它要谈及的收藏,是一获取与共享并重的行为。在这里,社会和个人的领域相互叠合。不过,当动词colligere和第一人称结合时,它也意味着去进行推断,思考和回想。因此,若从colligere最重要的意义来看,它亦是一个练习,一场我思与我行,理性思考与付诸实践的合一。因此,colligere需要知识,时间,奉献,又及最重要的,一个总体规划,以清晰表现某一特定时空的精神视野,包括人,物,以及他们之间明显的、不那么明显的关系。当其专于艺术收藏时,此一过程,并无不同,或层面较少。艺术收藏馆,应是一种内在倾向的外化,催发沉思,不管是对艺术家、社会还是个人,不管规模大还是小。艺术收藏馆的建设,如一俄罗斯套娃,是奉献,也是保证。它表达了人们对更完美的视觉和精神的追求,是永无止境的。

如今这个时代,对新的追求,是一时一时的。今天的“in”,几乎注定会变成明日的“out”,存在之短暂,渗入生活的方方面面。因此,我们有理由省思,上文所引述的定义在语义上是否仍然有效、可行。考虑到这点,收藏不应该被错误地认定为是一个结果,而更应是一个过程,一个不断调整的状态。这样以来,所有的问题,怀疑,和新的轨道才能得到充分探讨,而不违背一个人的DNA。

dsl收藏机构,由法国收藏家多米尼克和西尔万·勒维夫妇创建于十年前。关于艺术收藏馆,怎样成为我们时代的一面棱镜,且更重要的,成为读懂未来的一种路径,它也许是最好的一个个案。勒维夫妇涉足收藏界,已超过三十年了,开始时是古典艺术,而后是设计。罗恩·阿拉德,马克·纽森,布鲁克利兄弟,又及许多意大利的设计师等,他们只是你在多米尼克和西尔万·勒维夫妇的巴黎家中,可以找到其独创作品的一小部分大师而已。十年前,这对夫妇决定做一个重大但明确的转向。这对那时候的大多数收藏家来说,无疑有点奇怪。他们决定只关注当代中国艺术,并让广大的公众,利用最先进、最便于互动的技术,来利用他们的馆藏。在当时,几乎还没有人考虑过为一个私人的收藏馆创建一个网站。多米尼克和西尔万将他们的藏品,放到一个虚拟的博物馆里。这样,访客就可按主题参观,赏览特定的艺术作品或艺术家。访客可自由地研究馆藏艺术家的作品,包括曾梵志、杨诘苍、徐震、张洹和邱世华等。 这是简单提几个人,他们不过是这对夫妇的多宝阁上的一部分。

从一开始,dsl收藏机构的DNA里,就具有一种模拟的特质,让它得以与时俱进,越过易变的时尚潮流,不断的走上新的启程。每一个新的开始,皆包含着前一个的种子,但它也预示了日后的分散(dispersion)。对dsl收藏机构来说,再没有一个词语,比分散更重要,亦更能唤起共鸣了。在这里,分散,并不是简单的用另一件作品来替代这一件,而是在dsl收藏机构发生的一些事情,让它进行革新,帮助它与时代同步。在这种情况下,分散并不是因为他们已经不爱这些作品,而是因为他们对新的方向有了兴趣:一个公众的方向。在这里,馆中藏品所引发的会话,比收藏家更为重要。这一收藏方式,迅即扩大了dsl收藏机构的影响力,使它不再囿于一墙之内,不再只是累积物品,而引发开放的讨论。如果我们认可我们生活在一个流动的世界,我们希望完全认可自己是我们时代的公民,那么dsl收藏机构就是对我们都必须面对的不断发生的一切,一个最好的反应。

dslcollection虚拟博物馆。图片版权:dslcollection。

顾德新,肉,1994。图片版权:dslcollection。

Q1

ARTPLUS:你们什么时候开始收藏中国艺术的?是什么启发你们这么做?

多米尼克和西尔万·勒维(以下简称勒维):我们在2005年7月,第一次造访中国之后,开始收藏中国艺术。那时候,我们遇到了何浦林,香格纳画廊的创办人,他将我们介绍给这一世界。当我们回到巴黎,就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到打造我们的收藏馆上。我们相信艺术是社会的一面镜子,中国艺术以最好的方式反映了中国社会。中国正在经历巨大的变迁,其所产生的能量,既有建设性的,也有破坏性的。这股能量增加了暴力现象,但也刺激了伟大的创造力。我们相信,全神贯注于一个对象,就能够从中获得更多的力量。因此,我们的藏品反映了过去几十年来,在中国发展出的各种不同艺术现状。让来自大城市如北京,上海,广州和杭州的中国艺术家,又及那些来自更小的城市和海外的中国艺术家,都为大家所看到。自然,其他理由之一,是虽然中国有5000年的历史,这一点相当吸引人,但随着新科技的出现,中国艺术实际上是二十一世纪的一部分。

高伟刚,NO WAY!,2013。图片版权:dslcollection。

Q2

ARTPLUS:你们航行在中国艺术世界中时,遵循什么标准吗?毕竟这是一个很特殊的领域,对外人来说很难应付。你们会和策展人,艺术顾问,一批画廊合作么?抑或,你们只是简单的依赖你们的品位,知识和直觉呢?

勒维:第一个标准是关注作品本身。当我们购买一件作品时,我们常常问自己这个问题:“这件作品在视觉和观念上足够有力量么?”对我们来说,一件有力量的作品,要比一个人的声名更为重要。我们的第二个标准,与艺术家有关,也即他或她的个人背景和创作精神。第三个标准,是一件新的作品怎样与已纳入馆藏的其他作品互动。我们已经决定限制藏品的数量(大约350件),所以我们必须考虑,一件新的作品是否能很好地与其他的作品融为一体,是否为整体的收藏引入一些东西。我们的收藏馆一直被看作是一个项目。在这个基础上,我们选择那些能在他们的作品里反映这一方向的艺术家。事实上,我们的收藏不时需要革新,因为我们认为中国艺术是非常全新的,我们希望自己的收藏能表达这一感觉。我们也和策展人杨天娜在特定项目上亲密合作,比如在去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上,我们组织了郑国谷的展览。最重要的是,我们喜欢交换想法,听不同的观点,又及和艺术家交谈,他们的建议常常很重要。我们希望尽可能多地参与到一个不断在建的艺术领域中。最后一点也很重要,我们是一对夫妇,一路走来,我们学会了妥协的艺术,也学会了从男性和女性两方面的视角来观看艺术。

胡为一,Flirt,2014。图片版权:dslcollection。

Q3

ARTPLUS:你们的收藏真是非常多样,一个真正的多宝阁,不同的媒介,主题和方法融合一体。

勒维:藏品当中,有45%是绘画作品,30%是装置,余下的是录像和摄影。我们收藏大艺术家的,也收藏年轻艺术家的,因为我们感到有必要支持年轻的艺术家。我们也为自己的收藏而委托艺术家创作作品。到今天为止,我们大约有过50次委托,这些我们通常都拍了录像,记录下整个创作过程。比如,最新添加的一件作品,是贾蔼力的。这件作品是2007年委托他的,当时艺术家非常年轻,还没有今天这么确立地位。这是一件巨大的作品,6×15米,一年前完成了。最近,我们也得到年轻艺术家胡为一的一件作品。当然,我们也有像曾梵志女儿的肖像这样的作品。我们可以买一件他最著名的作品,但我们决定买这一件特别的,因为它标志着曾梵志创作生涯和风格的一个转折。他只画了30幅这一风格的画。自然,这是一幅有力量的作品,其尺寸是4×4米。

贾蔼力,我们来自世纪,2008-2015。图片版权:dslcollection。

dslcollection的书。图片版权:dslcollection。

曾梵志,我们8号,2008。图片版权:dslcollection。

沈远,恐龙蛋:孩子的惊喜,2001。图片版权:dslcollection。

Q4

ARTPLUS:为自己的藏品选择网络作为平台,你们是这方面开风气的人物。这一特别且有眼力的选择,它的基础是什么呢?

勒维:dsl收藏馆见证了两大事件:中国的崛起(这正在改变世界)和数码世界的崛起(这正在改变人类)。我们无法忽视这些方面。既然已经选择了美术馆这条路,我们感到有义务将这些作品提供给公众。吸引观众的挑战几乎没有新的。我们必须承认许多博物馆,在大多数情况下,是隐匿的宝石。它们没有很好的步行交通,它们通常无法大量展出它们的重要藏品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决定利用科技,并创立一个网站:dslcollection.org。虽然,什么东西也无法替代观众与作品之间的直接接触。dsl收藏馆也利用了许多在线工具以增加我们的观众。在线科技让这变的灵活。我们的女儿凯伦(Karen)越来越多地参与到收藏馆来,并特别关注一些社交网络工具,比如Twitter,Facebook,和微信。这些最新的在线服务,正在创造新的联系方式,彼此更多互动,更多参与。这些改变了艺术和观众之间的传统关系。这个网站是如此的重要,是因为它让“每一个人,在任何地方,无时无刻”地进行体验成为了可能!这一选择,在中国会越来越重要。你们目前有3亿网民,有1亿个个人博客。

喻红,互相角力4 号,2011。图片版权:dslcollection。

庆祝dslcollection10周年的新书。图片版权:dslcollection。

Q5

ARTPLUS:尽馆这样关心收藏馆的社会层面,但从这个快节奏的世界来看,你们为打造DSL收藏馆所做的奉献和所投入的时间,这种做派却几乎是老式的。

勒维:我们喜欢把DSL收藏馆想成是一个盆景。它需要时间和能量来成长,但它最终会获得自己的形状。这能够对抗时间和困境。


Q6

ARTPLUS:更广泛来说,一位收藏家在当代艺术世界里的角色是什么?

勒维:收藏家不应该占据中央舞台。他们应该让艺术成为收藏馆的中心,并给予艺术家最大的关注。我们的角色和我们真正的力量,是让这一切发生。这就是策展人汉斯·乌尔里希·奥布里斯特所说的“基本看不见”。


作者玛瑙:ARTPLUS特约撰稿人
玛瑙(Manuela Lietti)是一位独立艺术批评家和策展人。玛瑙于2003年毕业于威尼斯大学东方学院,其研究方向是中国当代艺术,其毕业论文深入的探讨研究了中国当代艺术家杨少斌的作品。后就读于北京清华大学,并于2007年,在北京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取得了中国艺术史和艺术批评硕士学位,专业研究方向是亚洲当代艺术。玛瑙负责策划协调许多国内外展览、公共艺术项目,跟不同的美术馆、基金会、双年展进行合作。合作机构包括:北京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、柏林世界文化宫、威尼斯双年展、以色列美术馆、DSL当代艺术收藏、北京长青画廊、中国文化部、意大利文化部。她是意大利艺术杂志“艺术与评论”(Arte e Critica) 的批评家, 同时跟其它艺术媒体就像 Frieze、Flash Art、Artron.net也有着密切愉快的合作。




PHAIdesign

迷你上海 第一系列【汇丰银行大厦】


¥ 168.00

更多详情 点击 阅读原文






Copyright © 温县电话机虚拟社区@2017